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当前位置
谢克:资本主义的竞争、冲突与危机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1-12-24 09:44    浏览次数:
  html模版谢克:资本主义的竞争、冲突与危机

安瓦尔·谢克的《资本主义:竞争、冲突与危机》获得了“2021第一财经金融价值榜”年度最具推荐价值财经书籍。在这本书中,谢克立足于一个全新的研究起点和视角——真实竞争。在他看来,“真实竞争是资本主义的核心调节机制,它与所谓的完全竞争之间的差异,就像战争和芭蕾之间的差异一样巨大。”他证明了,即使不借助超理性、优化、完全竞争、完全信息、代表性行为人或所谓的理性预期等理想化假设,也能够推导出被实践和理论证实的经济学结论。这一视角使得他可以用几乎崭新的眼光看待经济学分析的所有要素:供求规律、工资和利润率的决定、技术变革、相对价格、利率、贸易条件及平衡、增长、失业、通货膨胀,以及以周期性复现的普遍性危机收尾的长期繁荣。

以下是文字实录:

我很荣幸我的《资本主义:竞争、冲突、危机》一书被授予2021年“第一财经年度金融书籍”。我非常感谢我的牛津大学出版社的编辑Scott Parris,感谢他在这个过程中给予我的信心和耐心。感谢中信出版社承印了我的书。感谢清华大学赵准副教授和她的杰出的翻译团队,那些来自清华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的优秀译者:孙小雨、李连波、戴霖杉等。我对他们在这个项目中的勤勉和付出感到敬畏。

我1947年出生在英帝国统治被推翻之前的印度,然后在巴基斯坦长大。在我的一生中,我有幸生活在诸如土耳其和科威特等国家,也在尼日利亚、马来西亚和加拿大待过一段时间,并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帮助下游历过中华人民共和国。

我的旅行让我接触到许多文化、习俗和语言,也让我了解到人们通常情况下为他们的家庭、文化和国家做出的英勇牺牲。

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学习经济学的,我的目的是理解经济为什么以及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展,以及贫穷和不平等为什么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都存在。

然而,在读研究生的时候,我发现标准经济学是建立在这样一些观念之上,即完全自利的人类行为和完全被动的公司,它们每一个都进行所谓的理性行为,这些行为将导致所谓的完美和最优结果。

在我看来,这似乎不能成为对实际存在的资本主义进行经济分析的恰当基础。

我的目标是建构一个完全不同的经济分析框架,借鉴古典经济学家和像凯恩斯(Keynes)和哈罗德(Harrod)这样的现代经济学家的经济学著作,以研究实际存在的消费者、工商业企业和宏观经济的行为为基础。

这本书的写作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始于长达15年的研究过程,然后又花了15年的时间完成了写作。

该书试图提供一个既不同于新古典经济学、也不同于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逻辑一致的理论。这本书有整整一半的内容是在进行经验验证,因为理论必须联系实际。

书中所有的数据都被记录下来,读者可以在我为该书建立的网站http://realecon.org/获取所有数据的excel电子表格。

在企业理论中,我提出了真实竞争的概念,它与完全竞争之间的差异就像战争与芭蕾之间的差异一样。在真实竞争中,企业设定价格,并通过为消费者提供更低的价格来取代其竞争对手。这些都是竞争行为,任何对工商业企业实践的研究都会证实这一点,葡京国际娱乐

在价格战中,成本更低的企业具有生存优势。因此,就有了企业不懈的削减成本的驱动力,在国内外对更低成本的追求,以及在可降低成本的技术上的新发展。

在消费者行为理论中,我展现了如何从社会塑造的习惯中推导出消费者理论中的标准模式,在这些模式中,收入、财富、阶级、种族、性别、民族、家庭和个人经历都在其中发挥着各自的作用。一个核心的要点是:市场会适应消费者的选择,但市场也会以多种方式创造偏好。

这本书中的微观经济学论点在理论上和经验上被扩展到下列分析之中:

• 相对价格

• 利润率

• 股票、债券和利率

• 汇率和贸易模式

在宏观经济层面,我表明了我所关注的盈利能力在真实竞争中的作用,如何为凯恩斯的有效需求理论提供了自然基础。在这方面,我分析了下列问题:

• 宏观动力机制

• 失业

• 通货膨胀

• 宏观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

• 全球发展不平衡

我表明,自由贸易并不能使所有的国家在竞争中实现平等,相反,就像国内的竞争一样,国际竞争也是有利于低成本的生产者。

我的所有论点都不需要所谓的理性选择、完美行为、最优化结果或理性预期。

在模型化层面上,我认为恰当的数学工具是非线性动力学、随机分析、涌现特质和漂移-扩散数学。

• 市场非常强大且在动态中充满活力。

• 市场的效率包括创造盈利机会并将其兑现。

• 从长远来看,市场创造了巨额的财富,但也创造了巨大的不平等。

• 市场推动了一些工人被就业市场所吸纳,也导致了另一些工人被替代。

• 市场创造了治疗癌症的药物,也生产出致癌的产品。

• 市场既倾倒毒素,但也从事着清理毒素的工作。

传统经济学告诉我们这些是“外部性”,但它们是内部性的,它们是同一过程的两个方面。这就是为什么在每个资本主义国家,国家总是要对资本主义的趋势进行限制,有时甚至是直接引导。

正如我所说,我的目标是为资本主义分析提供一个全面综合的框架。

我完全意识到这一目标极为艰巨!

我只能说,我向您展示我所做的工作和研究,希望您发现它的贡献,并由此引发思考。

感谢您给予我的巨大荣誉。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林洁琛

相关的主题文章:
脚注信息